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迎春旧俗知多少

2018-02-02 19:24:47来源:自贡网分享到

自贡手机报,盐都资讯一手掌握!移动用户编辑短信0813发送至10658678即可订阅,5元/月

□  陈茂君

春天,是个万物复苏的季节,是个播种希望的季节,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。”甚至,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。于是,自古备受民众重视的春天,就有了许多习俗。

【迎春官】

在旧时,每年腊月中下旬,就有头戴翅冠,身着开叉藏青绫官袍的“春官”挨家挨户送春帖(即今之历书)了,尤其是在农村和小镇。

此俗乃依《尧典》“敬授人时”而成,即劝导督促农人不违农时的意思。到民国时期仍然沿袭此俗。

巴县杨沧白先生有首《咏春官》的诗:

一到春来便做官,得官容易得钱难。

米非五斗腰频折,话说千家口欲干。

手本先传新岁月,头衔未改旧衣冠。

可怜薄宦无多日,脱却乌纱事已完。

“春官”,其实并非“官”。就是到了送历书的时候,当地教育部门临时从地方上找一些没有工作又粗识文字者,到辖区挨家挨户送单张或成册的历书。历书上有统一规定的价格,照价收费。“迎春官”活动开始前,官府要发布告示通知,故送历书属公务。所以,送春帖者才称之为“官”,于是,春官所到之处,无论贫富,都得购买。但赤贫者,也不强卖。购买者另外还得再随意给春官一点钱或者米,算作春官送帖上门的报酬。

卖历书赚的钱,全部充作地方教育经费。一二十天迎春官活动,春官的收入大约够两三个月的生活费吧。如果嘴甜的春官,要超出这许多。

新中国成立后,“迎春官”被取消。但笔者上世纪70年代初插队下乡时,还见过春节前“送历书”的。油印64开本,极粗糙,但有阳历、阴历对照,有每天的“宜”“忌”,有二十四节气等。两三分钱一本,家境稍好点的也都买有,生产队长也不管,大约是因为需要、实用。到上世纪80年代初,乡镇上逢赶场天,卖耗子药的地摊上就都摆有“黄历”出售了,直到而今。

【送财神】

送财神也叫跳财神,是旧时年根岁初流行的一种习俗。就是贫民、乞丐三五人,粉墨涂脸或戴上面具,扮成“财神”班底,敲锣打鼓,闯进富户商家,唱一曲莲花落,念几句吉利话,或者拿一个纸糊的金元宝这里放放、那里摆摆,表示“财神”降临贵处,主人例须当场送上散碎银子酬谢。也有单独真的或假的乞丐,买些廉价的单张财神像,挨家挨户送上门来,借此讨赏。

财神分好几种,在自贡地区,送的财神主要是赵公明。

春节时,一般人家必悬挂财神像于正厅,祈求财运、福运。正月初五,各商店开市,一大早就跑三圈、牲醴毕陈,以迎接财神。据《古禾杂识》记载:“初四日午后接灶,至夜则接路头,大家小户门前各悬灯二盏,中堂陈设水果、粉团、鱼肉等物,并有路头饭、路头汤,鄙俚之至。” 清人顾铁卿《清嘉录》中引了一首蔡云的竹枝词,说苏州人初五迎财神时的情形:“五日财源五日求,一年心愿一时酬;提防别处迎神早,隔夜匆匆抱路头”。“抱路头”即“迎财神”。

为什么要化妆成“乞丐”来送财神呢?

古人认为,时光的流逝、季节的更替,并非是一种纯客观现象,而是众神生命周期性的诞生、成长、衰弱与死亡的过程。在时间生命的流程中,年节处于新旧转换位置,本质上是神的死亡与再生,并寓意着神重新创造世界的过程。辞旧迎新年节习俗,既包含着对“年终”的哀悼,也包含对神的再次降临“新年”的迎接,成为新一年富贵福寿的转机,因而人们都希望通过主观努力来促成年节顺利过渡与转换,带来新一年的福祉。人们相信,财神以相反的贫穷(乞丐)的面貌出现,挥摇钱树、滚金元宝、送财神像、唱吉祥歌,是一种“预祝”,主人给了布施,财神就会给自己带来幸运,否则就会遭遇不幸。在这里,“乞丐”就是旧的一年,财神就是新的一年。主人施舍了,就意味着完成了这种转换,财神就会降临。

神灵以与本性相反的异特相貌来人间访问的信仰,在汉末已经在民间形成,汉末方士托名刘向所作的《列仙传》中,载有神仙化身乞丐在人间周游的传说,历经宋元明清,此种信仰达到顶峰,相对应的传说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。

【打春】

打春,又名打春牛、鞭春,是旧时流行全国的一种民俗。

旧时立春日前,有关组织便将泥塑的春牛送到城郊先农坛前,或在坛前举行过迎春仪式后,将春牛抬回地方行政官署。

立春日,官绅民众集聚坛前或官署前,俟“春官”报告立春时辰已到,便由首席长官用“春鞭”对春牛抽打第一鞭,然后人们按身份高低,依次鞭打。待一头土牛打烂后,围观者争抢碎土,据说扔进自家的田土里,吉兆丰收。

有些地区不是土牛而是纸扎牛,在牛肚子里装入五谷,或藏一只纸扎的小牛犊。当鞭抽纸破时,五谷、纸扎的小牛犊纷纷坠落,寓意五谷丰登、六畜兴旺。大家也纷纷哄抢,以为吉兆。

有专家认为,打春活动起于先秦?!堵朗洗呵?middot;季冬纪》载:“出土牛,以送寒气。”高绣注:“出土牛,令之乡县得立春节出劝耕土牛于东门外是也。”相应的民间传说是这样描述的,少昊氏之子句芒率众翻土犁田,准备播种,可是犁田的老牛仍在“冬眠”。句芒便用泥土制成土牛,然后挥鞭对之抽打。抽打声惊醒了老牛,它们看见伏地睡觉的同类正在因“贪睡”而挨打,吓得赶紧站起来,下地干活去了。此后,鞭打土牛逐渐成为古人的迎春礼仪,句芒则被尊为专管督催农耕的神袛。旧时的迎春仪式上有句芒之祭,又称春牛为“芒牛”,即由此出典。

《东京梦华录》卷六载:“立春前一日,开封府进春牛,人禁中鞭春???、祥符两县置春牛于府前,至日绝早,府僚打春。”张紫晨主编的《中外民俗学词典》(浙江人民出版社,1991年出版)认为,打春活动起源于宋代或唐宋时代,认为这实际上是春耕春播前一种预习式的模拟行为,其中隐藏着古老的交感巫术的痕迹。

而今,有社区舞蹈队将“打春”编成舞蹈演出,由于没有解说,观者不明就里,此舞蹈似乎不怎么受欢迎。